厦门市晨鹰象棋俱乐部--象棋-围棋-国际象棋-教学-暑假-假期-学象棋-锻炼思维-课外活动-chess-China
首页 | 俱乐部介绍 | 培训信息 | 俱乐部教室 | 光荣榜 | 棋文荟萃 | 联系我们 | 客户留言
俱乐部视频

《惊世少年》卜祥志连载(12)

第十二章:藏在神童背后的故事
    天时、地利、人和,卜祥志三星占尽。神童成长的三要素,缺少其中的一个,都难以抵达成功的彼岸。

    在上小学之前的那段日子里,卜祥志的教练纪蕴奇成了一个没有疼、没人爱、无人问及的可怜儿。也就在那段日子里,蹲在居民楼下看人下棋,便成了纪蕴奇童年生活的一大乐趣。

    命运的不公,不但没有打消纪蕴奇的投身于象棋事业的信心,反而让性格倔强的纪蕴奇更加坚定了渴望当一名职业棋手的梦想。

    他说,他愿意尽自己的一份义务,教孩子们下国际象棋。他特别强调,他只是教棋,不收一分钱的学费。他恨不得把自己的一颗心呕出来献给孩子们。

    姜幼年下定了决心想帮纪蕴奇一把,帮他一起把青岛市的象棋运动风风火火地搞起来。有了姜幼年,纪蕴奇就好像有了一棵背靠的大树。

    当命运之手把一个叫卜祥志的孩子交给纪蕴奇时,他十分爽快地就接纳了他,并竭尽全力对这棵小苗儿施以阳光雨露的滋润,一直看着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任何一个天才的诞生,都是经过后天努力、共同培养的结果。反之,即使再有天赋的孩子,从降生的那天起,就一直将他关在与社会隔离的“真空室”里,那么究其一生,也不过是个无所事事的白痴而已。

    纪蕴奇认为:卜祥志之所以少年成才,除了他自己的天分和刻苦之外,他的环境和机遇也是相当优越的。

    天时、地利、人和,卜祥志三星占尽,再加上自已的刻苦勤奋和与生俱来的天赋,岂有不成才、成功之理。

    说到卜祥志,不能不提到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纪蕴奇。

    对于青岛市国际象棋协会秘书长、青岛日报国际象棋队的主教练纪蕴奇来说,再也没有比国际象棋更让他迷恋的事业了。

    纪蕴奇对于国际象棋,属于无师自通、自学成才的一类。说起纪蕴奇坎坷漫长却又充满了雨雪风霜的从棋之路,难免就会让人心生嗟叹。

    1954年2月28日,差不多与卜祥志一样,纪蕴奇也出生在青岛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家里。父亲是一个从事教育工作的教师,并曾经任过一个时期的校长,母亲是一家纺织厂的普通工人。看上去,这本应该是一个十分温暖而又幸福的家庭,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纪蕴奇刚刚3岁那年,一夜之间,正直善良的父亲因一句话却被打成了右派。1959年夏天,父亲被发配到一个水库参加劳动,忽然的一天,连绵不断的暴雨过后,父亲驻地的一条大河里涨满了大水。大雨滂沱的晚上,父亲和另一名右派一起又被安排到工地上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他们在往回住地的路上,经过那条大河,山洪暴发,不料想,走在他前边的那人,一不小心掉到了河里。父亲一下子慌了,为了救他,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个浪头打来,自己竟也被大水冲了下去。直到第二天早上,人们才在下游把父亲的尸体打捞上来。

    父亲去世的这一年,纪蕴奇刚刚5岁。而在他之下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自从父亲走后,一家人的生活由此更加困难了,全家人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母亲一个人的身上。

    纪蕴奇打记事起,就体味到了母亲的艰辛。为了解决一家人的生计,艰辛的母亲不得不舍弃了许多与子女们一起团圆的机会,而在自己的工作单位里前后奔忙,就此用自己的艰苦劳动所换来的报酬贴补家用。因为这样,母亲就很难顾及到纪蕴奇和他两妹妹一日生活了。于是,从一定程度上讲,在上小学之前的那段日子里,纪蕴奇成了一个没有疼、没人爱、无人问及的可怜儿。
  纪蕴奇非常清楚地记得,最初认识象棋的时候,是在他们的居民楼下。楼下的一块空地上,常常聚着一些象棋爱好者,有老的也有少的。纪蕴奇觉得很有趣,便也凑过去,蹲在一边聚精会神地看楚河汉界两侧的对弈者下棋。这样的日子长了,纪蕴奇便懂得了弈棋的章法,摸到了下棋的路子,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和人杀上一盘,以此满足他童年的乐趣。至小学一年级读书时,他的棋艺已经在附近小有名气了。

    那个时候,纪蕴奇还没有想到要把象棋作为自己日后的事业。他酷爱音乐,似乎与音乐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在他七、八岁的时候,他已经把能够摆弄到的一些乐器,如二胡、笛子、口琴等操作得象模象样了。并且还自己学会了五弦谱。诸多的乐器里,纪蕴奇最喜欢拉小提琴。可是由于家境困难,家里边实在拿不起购买小提琴的这一笔开销,于是他就经常跑到楼下的一个邻居家里,眼巴巴地看着邻居家里的那个与他年龄差不多的孩子拉。这样的日子长了,隔三差五地等那孩子心情好了的时候,也会把琴让给他来试一试,借此过一把拉琴的瘾。

    小学毕业入读中学后,由于他在音乐方面有着良好的天赋,曾一度向往着当一名文艺兵,可是因为父亲的问题,在进入部队文艺团体时因政审一关中通不过被无情地刷了下来。

    中学毕业后,纪蕴奇被安排在一家工厂,当上了一名翻砂工人。工作之劳累自不必说。但是工作之余的大部分时间,除了大部分在当时青岛最大的一个文化馆交响乐团排练演出外,其他时间都用在了对中国象棋的研究上。是音乐和象棋给他带来无穷的乐趣,让他消除掉了艰辛的劳动赋予他的身心疲劳。18岁那一年,纪蕴奇在市青年象棋赛上获得了奖项,那时,他还在教一些孩子拉小提琴。

    1978年末的一天,纪蕴奇听说青岛的一家外贸公司正在处理国际象棋,于是,便兴致冲冲地前去买了几副,接着,又找来了有关的国际象棋规则认真进行研读。不料想,兴趣骤然大增。这样独自钻研了几个月的国际象棋之后,恰逢4月份全国举行比赛。当时有几个棋手参赛后路过青岛,于是,纪蕴奇便组织了几个小有名气的棋手,信心勃勃地与他们打起了对抗赛。最后,虽然纪蕴奇以一步之差输给了其中的一名在省内较有名气的棋手,但却得到了这名棋手的中肯评价。那位棋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照我看,你现在的水平已经与我们省队的棋手差不了多少。”听了这话,纪蕴奇深受鼓舞。尽管他那时小提琴、中提琴、巴松管都具有相当水平,但在当时因为种种的政治因素,决定了他在音乐方面将“永无”出路。从此他决定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国际象棋上。

    之后不久,纪蕴奇在 “文革”之后的1981年山东省首届国际象棋象棋锦标赛上夺得了冠军,1984年开始代表山东参加全国团体赛。纪蕴奇1985年在全国团体赛上连胜全国亚军等三名大师,是山东第一个战胜大师和有国际象棋国家等级分的棋手,当年他等级分在全国排40名左右。

    1985年山东省在纪蕴奇的积极倡导请求下举办了全省首届少年棋类选拔赛,纪蕴奇率沧口区少年宫棋队赴济南参加了比赛,结果棋队囊括了国际象棋、围棋、象棋的全部冠亚军。纪蕴奇的名声渐渐传开了。找上门来跟他学下国际象棋的学生越来越多。这种现象很快引起了青岛市体委的注意和重视。同年纪蕴奇为了在青岛市更大范围的普及国际象棋,从沧口区少年宫来到了青岛市少年宫。

    也是在1985年,山东省在他的积极建议和促动下,成立了国际象棋专业队,届此,纪蕴奇的三名学生也被入选到省队中。而就在他即将要出任省队教练的时候,命运又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由省体委某领导直接提名的一位亲戚却不失时机地替代了本属于他的教练位置。纪蕴奇心里不平,因此事曾多次给省里写信反映情况,然而这件事情的最后结局,却以纪蕴奇“不听话”为由,被郑重其事地告知既使成绩再好,也不会允许纪蕴奇从此后代表山东参加全国比赛。

    1986年山东省举办第十三届省运会国际象棋赛,青岛市的有关领导和市体委的同志,对这次比赛十分重视,当时组织了几名象棋手,作为青岛代表队进行训练。比赛经过激烈的角逐,青岛代表队不负众望,由于发挥出色,一举夺得了团体冠军。而纪蕴奇本人也在这次比赛中又一次获得了个人冠军称号。为此,市委市政府给予他隆重表彰,还特意颁发给他1000元奖金。而这时纪蕴奇所在的工厂领导,也因本厂出了一个为青岛市人民争光添彩夺得了荣誉的职工而感到万分荣幸。但是,他即使获得省运会冠军,省里还是不让他代表省队参加全国赛。

    1988年,在镇江华东地区举办少年国际象棋比赛,纪蕴奇信心十足地带领着他的学生们走进了赛场,这次比赛,学生们发挥出了正常的水平,力挫群雄取得了团体第一名,个人第一、第二名的好成绩。学生们很激动,家长们很兴奋,纪蕴奇又一次欣慰地露出了笑脸。
1988年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即将举行一年一度的“广播杯”国际象棋大赛。得到消息之后,纪蕴奇无比兴奋,为了充分做好前往参赛的准备工作,他不顾疲劳四处奔忙。尽管如此,但是在一个最为基本的问题上,纪蕴奇却犯了难。比赛就需要经费,队员的旅差费和比赛期间的食宿费用,在纪蕴奇算来的确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依自己的能力到哪里去把这笔钱搞来呢?纪蕴奇的脑袋一下子大了。就这样绞尽脑汁想了好久,于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忽然茅塞顿开地想到了青岛广播电台的台长姜幼年。

    最初,纪蕴奇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找到姜幼年的。他没想到姜幼年那么痛快地就答应下来,并特意选派了一名记者与他一起去找赞助单位。不日,问题便得到了顺利解决。纪蕴奇带着这笔资助高高兴兴地上路了。
    这次“广播杯”大赛,纪蕴奇本人取得了第四名,其中学生苏雪梅取得了第二名,团体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绩。虽然离纪蕴奇的设想还有一段距离,但是由于种种不可避免的因素,取得这样的成绩在当时已经十分不易。
    青岛成为单列市后,纪蕴奇作为教练兼队员代表青岛参加了三次全国团体赛,其中青岛队两次获得全国乙级队第三名,离进甲级队只有一步之遥,纪蕴奇很不甘心,这时他已经被调到厂工会工作,因为经常外出比赛相对影响了一些工作。由此,当1992年春天全国团体比赛的消息发布以后,厂里边立时拿出了意见:不同意纪蕴奇参加这次比赛。纪蕴奇一下子陷入到重重矛盾之中,然而,青岛队晋级的愿望使他很快就做出了选择,为了这个愿望,他甘愿放弃一切!于是,他找到了厂里的有关领导,他近乎于恳求般地跟厂里的有关领导说:“让我去吧,只要能参加这次比赛,回来之后安排我什么工作都行!”结果,这次比赛纪蕴奇虽然获得了台次第二名,但是由于青岛队的第四台队员发挥不佳,团体赛中又只获得了乙级队第三名,纪蕴奇的愿望并未如愿以偿。

    比赛结束后,纪蕴奇不得不回到了单位。可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等待着他的会是另外一种结果。一纸通知下来,他再也不能在工会工作了,并被通知到厂劳动服务公司报到。报到时,他问那里的负责人,自己负责什么工作。得到的答复却是“除了打扫卫生再没有你的工作了”。就这样,血气方刚的纪蕴奇一气之下从厂里开出了工作调动单。

    命运的不幸终于再一次降临到了纪蕴奇的头上。一年之后厂管委员会又一纸文件批复下来,以“长期旷工”为由,纪蕴奇被工厂除了名。

    于山穷水尽之际,作为青岛市最早“下岗”职工的纪蕴奇,咬紧牙关决定背水一战。纪蕴奇又找到了市青少年宫。他给人家一五一十地例举着下国际象棋的种种好处。他说,他愿意尽自己的一份义务,教孩子们下国际象棋。他说,只要给他一块可以教孩子们下棋的地方。他特别强调,他只是教棋,不收一分钱的学费。

    他把这话讲给人家听了。有的人相信了他的话,但有的人听了他的话,回过头来还要问他一句,你这么聪明,怎么还落得这样的下场?这话像刀子一样割在他的心上。他低下头来,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心流血。

    起初,人们拿不解的目光望他。后来,有的人开始暗地里嘀咕,天下哪有这样的傻瓜,自己被工厂除了名,没有一分一厘的进项,又撇了妻子,扔了孩子,跑到少年宫来尽什么义务。如果不是傻瓜的话,那他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纪蕴奇把满眼的泪水咽进了肚子里:他什么也不为,为的就是发展中国的国际象棋事业,为的就是圆自己的专业梦。

    为了招收起第一批学生,纪蕴奇四处游说,磨破了嘴皮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当他一手招集起来的那些稚气未脱的孩子们,终于端端正正地坐在少年宫一角的那间简陋的教室里时,纪蕴奇向他们打量了半晌。望着他们那一双双明亮、单纯而又求知若渴的眼睛,一句话没有说出口,纪蕴奇的声音就变得有些哽咽了。

    “同学们好,今天,我给大家上第一节国际象棋课……”纪蕴奇带领着孩子们很快便沉浸在神秘的象棋王国里去了。

    一段时间后,孩子们在纪蕴奇的精心培养下变化很大。不但在素质上得到了显而易见的提高,与此同时,学习成绩也大都呈现出稳步上升的趋势。

    来自于家庭、社会和事业的三重压力,如三座沉重的大山,几乎要把他压垮了。然而,纪蕴奇毕竟是一条硬汉子,即使嚼钢咽铁也不会喊一声苦的硬汉子。只要他认准的道路,他会一直走到黑。不到黄河不死心,他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豁出去了。这样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能够让一个经历了种种生活磨难的人,生发出起死回生的力量。命运的不公,不但没有打消纪蕴奇的投身于象棋事业的信心,反而让性格倔强的纪蕴奇更加坚定了渴望当一名职业棋手的梦想。

    历史往往会在一眨眼的工夫,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和转机。道路就是这样延伸的。

    正在纪蕴奇面临着更大的困难之际,姜幼年这位新闻单位的领导人物,以多年来练就的挑剔而又敏锐的目光,慧眼识珠看中纪蕴奇。纪蕴奇的坎坷经历和即使拼却了身家性命也要打造青岛市国际象棋辉煌的精神,深深感动了他。他认定了纪蕴奇是一块好钢。由纪蕴奇,他又进一步联想到了当前正处于举步阶段的青岛国际象棋运动,似乎一下子感觉到了国际象棋在青岛这个美丽的岛城发展中所占有的比重,远瞩到了国际象棋在中国蓬蓬勃勃的发展前景。

    姜幼年下定了决心想帮纪蕴奇一把,帮他一起把青岛市的象棋运动风风火火地搞起来。自此以后,只要纪蕴奇一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他总是积极帮他一起想办法,而只要姜幼年一出面,事情往往就会有所转机。有了姜幼年,纪蕴奇就好像有了一棵背靠的大树。至少在奔忙疲劳的时候,他可以依着这棵大树立下脚步来喘口气了。

    时间回溯到1991年,第三届“广播杯”在内蒙古拉开了战幕。这一次,姜幼年自告奋勇带队前往,并对纪蕴奇许下承诺,如果这次比赛拿出好名次,我们回去后就成立青岛市国际象棋协会。结果,纪蕴奇带领众弟子不负所望,获得大赛的第三名并获得棋协大师称号,团体也获得前列名次。振奋人心的消息一经证实,立即在青岛市传播开来。

    翌年一月,青岛国际象棋协会成立。大会在市政协礼堂举行。这天,市政协主席牟周,市妇联主任刘秀英,市体委主任刘同钜等市委有关领导和《中国体育报》总编鲁光等都应邀出席了开幕式。为了给大会助兴,在纪蕴奇的主持下,当时举行了一场“新闻小记者杯”国际象棋联谊赛。

    也就是在这一年,在青岛市电视台,有史以来第一次有声有色地搞起了国际象棋讲座,而稿子是由纪蕴奇撰写,他的学生苏雪梅担任主讲。

    自青岛市国际象棋协会成立那天起,纪蕴奇好像一下子变了。直到今天,他才真切地感受到了拥有一个“家”的温暖。就像一个漂泊在外多年的游子一样,纪蕴奇再也不舍得离开这个家了,他深深地爱着这个家,爱着这个家里的每一个孩子,并且他愿意为这个家、为这些孩子操劳一生。所以,许多年之后,当命运之手把一个叫卜祥志的孩子交给他时,他十分爽快地就接纳了他,并竭尽全力地对这棵小苗儿施以阳光雨露的滋润,一直看着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据说,多年以后。曾有一个朋友替纪蕴奇算过一卦,说他的名字起得好,纪可以当作世纪来理解,在新的世纪里,将要蕴育出一位奇才来。他没想到这个曾经被人预言过的孩子,竟然真的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了他的身边。

    由于1997年卜祥志和胡艺双双在全国少年赛上夺冠,自青岛市国际象棋协会成立后,姜幼年又调离青岛广播电台前往青岛日报社任职,随即于1997年3月成立了“青岛日报社国际象棋队”。这支国际象棋队的成立,无疑为青岛市爱好国际象棋运动的孩子们,不惜代价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和帮助,并一次又一次为他们走进世界国际象棋领域,冲向国际象棋事业的颠峰,提供了宝贵的机会。它的成立标志着青岛市的国际象棋事业已经在中国棋界占有一席之地,并为中国棋界注入了一股生机勃勃的活力。更现实的问题是,它把青岛市那些热爱国际象棋的人们凝聚在了一起,使得更多的少年棋手有了一个更为牢靠的课堂和基地。“青岛日报社国际象棋队”成立不久,便趁热打铁地选择了在素有“国际象棋王国”之称的匈牙利设立了一个“青岛训练基地”。从此,青岛方面不断地派出颇有潜力的棋手到那里接受锻炼、参加比赛,去感受国际象棋圣地的气氛。有人说,匈牙利是青岛人的福地,是青岛市的国际象棋手发家的地方,这话并不为过,卜祥志在获得世界上最年轻的国际象棋特级大师称号之前,曾经在那里取得过极其宝贵的序分,同时这块神圣的地方也让少年卜祥志在国际象棋的尖端位置上眼界大开。自然,这已是后话了。

    不论怎么说,自从有了姜幼年,有了青岛市国际象棋协会,继而又有了青岛日报社国际象棋队,经历了一番磨难的纪蕴奇,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干自己想干的事业了。
 


Copyright @ 2007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厦门市晨鹰象棋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