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市晨鹰象棋俱乐部--象棋-围棋-国际象棋-教学-暑假-假期-学象棋-锻炼思维-课外活动-chess-China
首页 | 俱乐部介绍 | 培训信息 | 俱乐部教室 | 光荣榜 | 棋文荟萃 | 联系我们 | 客户留言
俱乐部视频

《惊世少年》卜祥志连载(11)

第十一章:现行教育备忘录(之二)
    自从女儿出生后,许立山便将自己未能实现的大学梦,寄托在了自己的女儿许晴晴的身上。他曾高兴地对自己的女儿说:“只要你成绩好,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但是如果成绩掉了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离家出走之前,许晴晴在留给爸爸和妈妈的一张纸条上,这样写道:“在这个家里,我再也找不到往昔的温暖,是你们逼我走的……”

    许立山临死之前还在牵挂着女儿的“大学梦”。

    某心理学家专门对“差生”进行了调查,认为他们的表现一般与父母亲难以沟通,有厌学情绪,心理品质和健康品质发育不良……

    “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教不会的家长。”李圣珍老师向家长们提出了8点建议。

    “望子成龙”与“望女成凤”是普天之下所有为人父母的共同心愿。

    卜祥志获得国际象棋特级大师成为众所周知的“神童”之后,一些人便会自然而然地会想到卜祥志一定有什么样的社会背景。而许多与卜祥志的父亲卜繁铎熟悉的人,也常常会向他问到这样一个问题:你是用什么样的好办法,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神童的?听了这样的问话,卜繁铎总是向人这样解释:其实,我们祖上都与棋无缘,我们的家庭也没有任何背景。在我们的眼里,卜祥志就是卜祥志,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一个神童看。他之所以走到今天,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功,离不开学校和社会的倾心培养。说白了,他是赶上了一个好机会、好机遇。而如果真的要说出在教育孩子方面有什么心得和体会的话,那就是设身处地为孩子创造一个宽松的家庭环境。具体到下国际象棋,作为一个孩子的家长,我们从来没有逼迫过他一定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棋下得好与坏并不重要。天下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下棋更是这样,随时都会面临失败的考验。我们也经常给他灌输成功与失败都属正常的道理,并且我们也总希望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能遇上几次挫折,这样对他的人生会大有好处。

    应该说,这是卜祥志的父亲卜繁铎的肺腑之言。也正是在这样宽松的家庭环境中,卜祥志的自理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和适应竞争的能力,才得到了一步步的提高。

    与此相反,封闭式家庭环境下的棍棒教育,将又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子呢?

    下面这个悲剧说的是扬州某机床厂的一名叫许立山的工人,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考上大学,对女儿许晴晴长期进行棍棒教育,为了施行报复,许晴晴竟用老鼠药毒死了自己亲生父亲的故事,再一次给那些为了子女成才而煞费了一片苦心的父母们敲响了一记警钟。

    1985年9月,许晴晴降生在扬州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里。父亲许立山是某机床厂的一名工人,母亲在图书馆工作。许立山32岁那一年喜得爱女,所以将女儿视为掌上珍珠。年轻时的许立山聪明好学,成绩一直十分优秀,但初二时,因为家里穷交不起几元钱的学费,不得不忍痛辍学。于是,自从女儿出生后,他便将自己未能实现的大学梦,寄托在了自己的女儿身上。

    1992年,7岁的许晴晴开始读小学了。在学校里,她的成绩也像当初父亲一样十分优秀,几乎每一个学期都会捧回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看到女儿这样争气,许立山兴奋不已,由此对女儿提出的任何要求都百依百顺。他曾高兴地对自己的女儿说:“只要你成绩好,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但是如果成绩掉了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有一次,许晴晴在五年级的期末考试时,数学仅考了62分。许立山一看成绩单,立时火冒三丈:“你怎么搞的,考这么一点分数,还有脸回家来见我?”许晴十分委屈地向父亲分辨:“这一次的试卷太难,班里边的好多个同学都没有考及格……”见女儿不但不认错,还和自己顶嘴,暴跳如雷的许立山立时操起一把戒尺,朝女儿的手心狠狠地抽了十余下。许晴晴幼嫩的小手立时被抽得皮开肉绽。

    这是许立山第一次抽打自己的女儿。

    许晴晴怎么也想不通平日里温厚慈祥的父亲突然间竟变得这样残暴。她从嘴里一字一字迸出了这样一句话:“我恨你!”接着便跑进自己的房间里失声大哭起来。

    1997年,许晴晴升入了初中。虽然许立山一再对女儿施以高压,然而她的成绩一直在中游阶段徘徊。这样的成绩,别说将来考重点大学,就是考重点高中都难。每当想到女儿未来的前途,恨铁不成钢的许立山除了向许晴晴打骂逼迫之外,再无计可施。

    随着父亲习以为常的打骂,许晴晴对父亲的怨恨和对家庭的厌恶也日益倍增。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家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让她感到温暖了。

    初二期末考试后,许晴晴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考试不算理想。继而又想到父亲打她时的凶狠模样,她的心里禁不住不寒而栗。她想到了逃避。

    考试结束的第二天,许晴晴揣着身上仅有的100元钱,偷偷地踏上了开往上海汽车。临行前,她在留给爸爸和妈妈的一张纸条上,这样写道:“在这个家里,我再也找不到往昔的温暖,是你们逼我走的……”

    许立山下班回到家里,一眼看到了女儿留下的纸条,气得差一点昏过去。接着,他开始疯了一般地连夜找遍了所有的亲戚家和许晴的同学家,结果都一无所获。第三天,许立山揣着家里仅有的8000元钱,踏上了漫漫的寻女路途。他先后乘车到附近的镇江、南京、淮阴等城市寻找。可是人海茫茫,许立山如大海捞针一样,怎能找到女儿的影子?为了寻找女儿,许立山睡过街头、宿过桥洞、从没有洗过一次澡,也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直到他寻找了江南的40多个城市了,仍然看不到女儿的影子。

     一个月后,已经筋疲力尽的许立山来到了福州。此时他已经身无分文,只能靠乞讨为生。1998年8月2日,他用刚刚讨来的5元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想问一问妻子有没有女儿的下落。哪知电话一拨通,妻子就朝他急切地喊道:“你快回来吧,晴晴昨天回来了……”许立山按捺不住心里的一阵狂喜,双腿一软,便昏倒在了电话旁边。3天后,他在一位好心人的护送下,终于回到了离别已久的家里。

     原来,许晴晴到了上海后,找到了一个随父母转学在此的同学。恰好同学的父母去了北京做生意,于是她便在同学家里住了下来。然而,寄人篱下的日子毕竟有种说不出的酸涩。那天,她忍不住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当听到母亲痛不欲生的哭声时,她的心一下子软了。接着她向那位同学借了钱便踏上了回家的班车。

    当许立山回到家时,他的模样让妻子和女儿禁不住大吃了一惊。许立山顾不上洗一把手脸,紧紧地抱住女儿放声大哭起来:“晴晴,你要是在外面出了事,爸爸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爸爸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经过这次离家出走之后,许立山对女儿的态度温和了许多。许晴晴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得意。这次离家出走不但没有受到批评,反而让父亲待她比以前更好了。这变化不禁让她有一点儿沾沾自喜,甚至她由这件事上认为已经找到了对付父亲的办法。她在自己的日记里甚至这样写道:事实证明,父亲也不过是只纸老虎,只要我勇于反抗,胜利便会向我这一边倾斜。

    2000年9月,许晴晴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成绩排在班里的第8名。女儿考上的虽然不是一所重点高中,但这个并不是太坏的结果,还是让许立山的心里多多少少感到了自慰。他坚信只要是女儿在高中的3年时间里努力拼搏,将来考上好一点儿的大学还是不成问题的。

    但是到了高一下学期,许晴晴却疯狂地爱上了一名高三的男生,学习成绩从此一落千丈。2000年12月28日,许晴晴所在的班级开家长会时,许晴晴没有敢把这事通知给父母,而是让那名高三男生冒充是她的哥哥参加了家长会。但是终究是纸里包不住火。不久后,这件事情在老师的一次家访时被揭破了秘密。知道了女儿有早恋的消息后,气坏了的许立山实在无法控制自己满腔的愤怒,又一次用棍棒狠狠地打了女儿一顿,并且罚她跪在客厅里反省。

    许晴晴虽然跪在了地上,可是心里边并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悔悟和检讨,反而对父亲产生了莫名的仇恨。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总是与自己作对,处处为难自己。想起上次自己离家出走时让父亲吓得魂飞魄散、诚惶诚恐的样子,她感到现在又到了应该教训教训他一下的必要。想来想去,她忽然想起了几天前报纸上登过的一篇报道,报上说有一人吃了老鼠药试图自杀,被人发现后送到了医院里,通过洗胃之后人被抢救过来,不过却被折腾得半死……

    这个恶念一旦在许晴晴的脑海里闪现出来,便立时为她教训父亲创造了条件。

    2001年元月18日下午,在许晴晴又一次考试之后,身在单位里的许立山收到了女儿所在的学校寄来的成绩单。只看了一眼便惊呆了,女儿的7门功课均不及格,她的名次被排在班里的倒数第一名。

    面对女儿如此糟糕的成绩,许立山心焦如焚,当即拿起电话不问青红皂白地将女儿痛斥了一顿:“你是怎么搞的?考这么点分数把我的脸都丢尽了。你等着,晚上回来看我怎么和你算帐!”

    许晴晴想到晚上那顿逃脱不掉的皮肉之苦,旋即跑到大街上,买来了一包“毒鼠强”。

    晚上7点左右,许立山下班回到家来,像往常一样放下手里的提包后,就径直去厨房里盛了饭吃了起来。饭后大约半个小时,他的肚子开始疼痛起来,并且呕吐不止。一番呕吐过后,许立山感觉轻松了一些,便和妻子说起女儿成绩单的事情。大约又过去了1个小时,他忽然又感到自己的腹部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胃里边如翻江倒海一般地难受,豆大的冷汗不由自主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妻子看到丈夫这个样子,立时吓坏了。坚持要送他到医院治疗,许立山却向她摆摆手,固执地说:“都吐出来了,吐出来就没有事了。”

    一个星期后,许立山开始感到腹部时时作痛,后背及胸口处出现了一些红色斑点,并开始咳嗽和持续高烧。元月26日,实在坚持不住的许立山这才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了市人民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诊断书上写着:“胃、脾等内脏已经全部坏死,属深度性中毒,已无法医治。”

    许晴晴得知父亲的病情后,悔恨不已,她长跪在父亲的病榻前泪流满面地说道:“爸爸,女儿已经知道错了,你打女儿吧……”

    许立山泪眼模糊地望了女儿一眼,仍然有气无力地向她叮嘱道:“晴晴,你一定要努力学习,考上重点大学,这样我就死而无憾了!”许立山临死之前还在牵挂着女儿的“大学梦”。

    2月10日,年仅48岁的许立山带着无限的哀伤,就这样万般遗憾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尽管在他临终前一再嘱咐家人不要报案,然而,法律是严肃的,它决不会因为父亲对女儿的偏爱与宽容而失去它所应有的尊严。

    当讲完这个悲惨的故事的同时,笔者不禁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事情发生在2001年大考前夕。家在北京丰台区的女孩林彬彬,本想安心地复习功课,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因为自己的学习成绩近段时间里掉了下来,一向疼爱自己的妈妈,竟然一气之下服用了安眠药物,想要以此结束自己的生命。

    林彬彬的妈妈一向很重视女儿的学习成绩,临近大考,母女两个都越发地焦虑起来,可是近几次的模拟考试,林彬彬的考试成绩却屡屡不佳。6月11日,中午时分,在吃过午饭之后,林妈妈又忍不住地唠叨起女儿学习的问题,女儿听到母亲又说起这些不止说过了多少遍的话,顿时表现出极大的不耐烦,于是,积压在母女之间的火气一下子被点燃了。母女大吵不休,站在一旁的爸爸也参与到了其中来。终于,林妈妈在十分冲动的情况之下,服用了80余片的安眠药。对林彬彬产生了空前的精神压力……

    事发后,有人查阅过这样一份统计资料,在我国现有的3亿学生中,被老师和家长们因学习成绩不佳列入“差生”行列里的学生,达到了5000万人,每6个学生中就有一个差生,他们在学业上不再被人认为有什么希望,业已成为家长和老师的“问题学生”。并有人统计,这一总数相当于1个法国、10个瑞士、100个卢森堡的人口数。

    某心理学家专门对这样的差生进入了调查,认为他们的表现一般与父母亲难以沟通,有厌学情绪,心理品质和健康品质发育不良……

    通州二中的优秀教师李圣珍,在她的教学生涯中,从来没有把这自己的学生分成三六九等,更没有给谁贴上过“差生”的标签。经她领养的50多名被父母视为“无药可救”的“问题孩子”,已有大半考入了国内的重点大学,许多曾被老师评判为“没有希望”的“教育弃儿”在她的引导下变成了班级里的“希望之星”。在谈到当前我国的教育情况时,她深有感触地说:“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教不会的家长。”她说:天生不思进取的孩子是没有的。缺点只是孩子的特点,只是孩子的潜力增长点。孩子的学习成绩上不去,说明他在这方面很有潜力可挖,不仅不可怕,反而说明孩子在这方面大有前途。只要引导方法得当,孩子在基本素质方面获得全面进步是可能的。

    李圣珍老师向家长们提出了8点建议:第一,家长要和孩子建立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而不是一种对孩子居高临下的或对孩子俯首贴耳的所谓“平等”;第二,家长不要向孩子发泄自己的喜怒哀乐,孩子不是你情绪化的倾泄对象;第三,家长一定要成为孩子的情感归宿,如果父母在情感上不受孩子的信赖,孩子就会“移情别恋”;第四,孩子遇到困难时,切忌批评指责,而是要用具体的措施去帮助他渡过难关;第五,辅导孩子读好书可以加速其灵魂塑造,父母每天都要和孩子一块读好书,让书籍成为孩子的精神导师;第六,请真诚地赞扬孩子的优点和进步,学会赏识你的孩子;第七,不可以对孩子期望过高,动不动就与别人攀比,要求孩子去做那些高不可攀的事情;第八,不要对孩子说,这不行,那不行,这里危险,那里不能走,要鼓励他们去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
 


Copyright @ 2007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厦门市晨鹰象棋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