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市晨鹰象棋俱乐部--象棋-围棋-国际象棋-教学-暑假-假期-学象棋-锻炼思维-课外活动-chess-China
首页 | 俱乐部介绍 | 培训信息 | 俱乐部教室 | 光荣榜 | 棋文荟萃 | 联系我们 | 客户留言
俱乐部视频

《惊世少年》卜祥志连载(8)

第七章:引人入胜的象棋故事
    似乎所有的故事与传说,都是以一种司空见惯的方式开始。然而,正是这种司空见惯的方式,却深深吸引着每一个人不住地追寻下去。

    因为国际象棋讲究战略战术、进攻防御等,所以军事家中爱好此道者不乏其人。进退之间,不是也蕴含着辩证法吗?教育孩子就像下棋一样,没有耐心就会失败。

    下国际象棋是列宁紧张工作学习之余最为喜爱的一种活动。列宁是一个精明的棋手,在流放时期,他有时同时下三局棋,他躺在床上,也不看棋盘,却可以打败全部与他对弈的棋手。国际象棋给列宁三年的流放生活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生活乐趣。

    国际象棋是没有结果的思想,没有答案的数学,没有作品的艺术,没有物质的建筑。这种游戏比人们的一切书本和作品更好地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它是唯一属于一切民族和一切时代的游戏,而且谁也不知道是哪一位神明把它带到世上来消愁解闷、砥砺心智、振奋人心的。这是一种独特的天才,在他们身上,想像力、耐心、技巧就像在数学家、诗人和作曲家身上一样地发生作用,只不过方式不同组合相异罢了。

    孩子们在最初的成长过程中,都是需要故事来进行心灵滋养的。

    在听够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遍遍讲过的关于“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以及“小红帽与大灰狼”等等那些童话故事之后,卜祥志开始把求知的目光转向了书本。

    初入棋道的卜祥志于懵懵懂懂之际,已经阅读了许多有关于国际象棋的书籍,从而部分地了解了国际象棋的发展历史。历史的沿革推动了国际象棋事业的发展,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那些流传千古、引人入胜的“象棋故事”,深深地吸引了一名小棋手的心。于是,那些举不胜数的、或短或长的、或虚或实的故事,便一直陪伴着他一步一步走上棋坛,并为他的日常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在古印度有一个国王,他拥有超人的权力和巨大的财富,但权力和财富最终使他对生活感到了厌倦,他渴望着新鲜的刺激。

    有一天,来了一位老人,他带着自己的发明——国际象棋来朝见国王。国王一见了这新奇的玩意儿非常喜欢,于是就和老人对弈起来。但是一下上手,就舍不得放下了,竟留着老人一连下了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早上,国王感到非常满足,就对老人说道:“你给了我无穷的乐趣,我现在决定,你可以从我这儿得到你所要的任何东西。”

    的确,这位国王如此富有,难道还有什么要求不能满足这位老人吗?然而,老人听了国王的话,却慢条斯理地回答道:“万能的国王啊,虽然您是世界上最为富有的人,恐怕也难以满足我的要求啊!”

    国王听了老人的话,一下子不高兴了。他皱起了眉头,严厉地说道:“说吧!哪怕你要的是半个王国。”于是,老人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请国王在棋盘的第一个格上放一粒小麦,在第二个格上放两粒小麦,第三个格上放四粒,第四个格上放八粒……就这样依次每格增加一倍小麦的数量,一直到第六十四格为止。”

    国王听完了老人的一番话,哈哈大笑起来:“可怜的人啊,你的要求难道就这么一点点吗?”

    国王立即命人去取一袋小麦来,按照老人的要求数给他。但是一袋小麦很快就数完了,国王觉得有点儿奇怪,就命人再去取一袋来,接着又取来第三袋、第四袋……小麦就这样一袋又一袋地堆得像一座山样,但是离第六十四格还远得很呢!只见国王的脸色由惊奇渐渐转为阴沉,最后竟然勃然大怒了。原来国库里的小麦已经搬空了,而摆到棋盘上的小麦还没有到五十格呢。国王认为老人是在戏弄他,于是便下令把老人杀了。老人的话是没有错的,他的要求的确是难以满足的,根据计算,棋盘上六十四个格子的小麦的总数将是一个19位数,折算为重量大约是2000亿吨,而即使是现代,全世界小麦的年产量也不过是数亿吨而已。

    这传说美丽而又残酷,但却又总是能够给人以启迪。使人能够领悟道,所谓国际象棋是智者从事的事业。

    要是追溯国际象棋的起源,我们还会发现,种种富有意味的传说多半与军事有关。

    传说一:大约两千年前,古印度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事,成千上万的将士折臂断足。有一位智者目睹惨状,一个念头似电光一般在脑中闪现,他即刻制作了一块方不盈尺的64格的棋盘,再现辽阔的战场,并塑成戴盔披甲的不同将士形象为棋子。这位智者想把勇武善战、恃强好胜的婆罗门贵族、国王和武将们的兴趣吸引到棋盘上来,用棋盘上的攻城掠地来代替战场上的厮杀拼搏,免得人类再相互残害杀戮。

    传说二:约在公元4世纪时,东部印度地区开始发展,军队非常爱好流行的百家乐谱,但是它已经逐步变成了赌博工具,使军队内部闹分裂。故统治者嘱咐一位哲人,发明一件新玩意儿代替它。但这玩意必须类似棋类,而主题又要与对象的身份吻合。这位哲人遂发明了国际象棋,各种棋子代表不同的军衔,棋子的走法也符合各自代表军衔的特点。当时统治者之间常有战事,而统治者是非常讲究虚荣的。当某一统治者个人被击败,他的军队也就不用抵抗,战事立即停止。所以在一局棋中,如果王被将死,不论棋盘上还有多少棋子,棋局也就以负告终了。

    这两个传说虽说都与军事有关,但也反映了人民爱好和平的美好愿望。

    因为国际象棋讲究战略战术、进攻防御等,所以军事家中爱好此道者不乏其人。

    据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在纳粹德国,制造的棋子形状为大炮、飞机、坦克等,用以培养军国主义精神。纳粹头子希特勒为了除掉眼中钉铁托,1944年春天,他下令策划了一个起名为“棋盘上的跳马”的行动计划,准备用空降部队消灭铁托及其在德尔瓦尔的最高司令部。

    希特勒的对手铁托元帅也深谙棋道,作为全国国际象棋协会名誉主席,他号召南斯拉夫每个军人都必须学会下棋,以培养军事头脑和性格。他自己则是经常在午餐之后与人手谈一局,并且棋艺达到候补大师的水准。在铁托的从容指挥下,希特勒的“棋盘上的跳马”计划彻底破产了。他们使用的这些“跳马”都成了劣马,结果在德尔瓦尔撞得头破血流。负责这次战斗的德国伦杜利希将军,未能抓获铁托,只能把铁托一套留在山洞中的元帅服送到了德国交差。希特勒一见,气得暴跳如雷,他的这局“棋”输得太惨了……

    叱咤风云的军事天才拿破仑——这位雄才大略的法国皇帝不仅非常喜欢下棋,而且还对国际象棋作过如下评论:“作为一门科学,它不够严谨;作为一种游戏,它又太难了。”在入侵俄国的战争中,拿破仑遇到了一位劲敌——同样喜欢下国际象棋的俄国统帅库图佐夫,在库图佐夫的“严谨”防御下,拿破仑不得不从莫斯科溃退。此后,拿破仑惨遭“滑铁卢”,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伴随他度过孤寂的生活的最好伙伴,就是朋友送他的一副用象牙和软玉精心雕塑的国际象棋。拿破仑逝世后,这副棋子数易其主。若干年前,它的新主人发现其中一枚棋子的底部可以拆下,打开一看,不禁惊讶了。原来里面装有当年为拿破仑如何逃离而拟定的一份详细计划,可惜的是这位不走运的皇帝,虽然每天爱不释手地玩赏这副国际象棋,却并未发现并破译这个秘密……

    在众多的传说与故事里,列宁与国际象棋的故事,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列宁从小时候起就喜欢下国际象棋,八九岁的时候他跟着喜欢下棋的父亲学会了棋子的走法。便很快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品质,走棋从不马虎,一旦掌握了规则,就严格地遵守,不但自己这样,并且还要求对手这样。他是弟弟德米特利弈棋的老师,并且是一位十分严厉的老师。因此弟弟更喜欢和父亲一同下棋,因为父亲总是很宽容地允许他悔棋。

    列宁习惯于严肃地下棋,而不喜欢那种逢场作戏的对局。遇到软弱的对手时,列宁总是要让他一子,以便双方“均势力敌”。一般人下棋时总希望自己轻而易举地就能取胜,而列宁却恰恰相反。他之对于国际象棋的兴趣主要就在于顽强地战斗,喜欢绝处逢生,在几乎是没有一线希望的局面下谋求出路,而至于输和赢则是无所谓的事情。他为对手走出一步好棋而感到高兴。如果对手下出了坏棋而使得列宁轻易地取胜时,列宁会说:“唉,这不是我胜了,而是你输了!”

    在家庭里,列宁和弟弟亚历山大最要好,两个人都喜欢下棋。一开始时他俩老是输给父亲,后来弟兄两个读到了一本《国际象棋教程》,棋艺水平便大有长进。列宁在15岁时,他的父亲已经承认自己不是他的对手。1886年的夏天,在圣彼得堡上大学的亚历山大回家过暑假,带回了马克思的《资本论》。白天,列宁和弟弟用功攻读《资本论》,但一到了晚上却主要是下棋,进行对抗赛。弈战紧张而又激烈。兄弟两个一连几个小时静静地坐着,全神贯注地思索着每一步棋的走法。对于年幼的弟弟妹妹来说,这样的对抗赛实在是难以理解的,没有争论,没有激动,甚至连轻声谈话都没有,这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呢?

    1889年冬天,列宁全家住在紧靠伏尔加河的萨马拉工厂街,那时,18岁的列宁已经是一个二级棋手了,他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深地被国际象棋吸引着。他主要是同一级棋手赫尔金对弈,但也跟萨马拉和其他棋手交锋。列宁还组织过一次由8到10个人参加的比赛,结果是列宁荣获冠军。他坚决不肯收下奖金,后来,他把这笔钱捐给了某个公共事业了。

    1897年列宁被沙皇政府流放到西伯利亚,指定住在叶尼塞省米努辛斯克州的舒申斯克村。被流放的同志常常找一些借口旅行50到100俄里彼此探望,举行集会,讨论政治问题,同时也少不了下国际象棋。潘尼勒柏辛斯基是住在距列宁那个村30俄里的叶尔玛柯夫村的革命同志,他也是一位国际象棋爱好者,在革命同志中间算是好手。他同列宁两个人相识还不到半个小时,就下起国际象棋来了。这两位“特级大师”分居两地,除了集会的日子外,不可能天天在一起下棋,因此他们之间主要是进行“通讯赛”。在一篇回忆录中,潘勒柏辛斯基这样写道:“列宁并不是一个感觉迟钝、枯燥无味的书呆子,也不是一个孤芳自赏的隐士;他爱人民,爱生活,爱生活的乐趣,而最主要的乐趣是斗争和努力争取胜利……他是一个精明的棋手,在流放时期,他有时同时下三局棋,他躺在床上,也不看棋盘,可以打败全部三个棋手。”

    在茫茫的西伯利亚,是很难买到国际象棋的,于是,列宁不得不自己动手制作。他在制作国际象棋的时候,通常是在晚上写作论文感到疲乏时,并且请夫人克鲁普斯卡娅作参谋,比方说应该给皇帝安什么样的皇冠呀,应给王后配什么样的腰身呀等等。到了1898年圣诞节那天,列宁和克鲁普斯卡娅去米努萨,参加全州所在的流放者的节日聚会。在那里,列宁拿出了圣诞节的礼物——一副自制的用树皮雕成的精致的国际象棋,和勒柏辛斯基大战5局,并获全胜。紧接着他又打败了与他对弈的对手。人们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把列宁抬起来,抛到半空中。因为弈战,整个节日期间充满了热烈而活跃的气氛,以致于来时对棋兴趣不浓的克鲁斯卡娅也受到了感染而跃跃欲试,居然还赢了一局棋呢!

    节日后,列宁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写作中。在他感到疲惫时,就拿出记有棋步记录的信纸,摆好棋局,思考起来,这是他和勒柏斯基进行的通讯赛,邮递员每周来两次,需要想出着法,如期寄出。有那么几局棋下得非常紧张,列宁拿出全部热情投入,简直入了迷,甚至在睡梦里还在喃喃自语:“要是他的马跳到这里,我的车就放到那里……”

    国际象棋给列宁三年的流放生活带来了一些乐趣,下棋是他紧张工作学习之余最为喜爱的一种活动。如果我们想到,列宁在这期间共写出了30多种革命理论著作,就不能不惊叹,列宁是一个多么会工作,又会生活的人啊!

    1900年列宁的流放期满了,因为革命事业繁忙和不安定的侨居生活,使他不能像过去那样下棋了,但尽管这样他仍关心着棋艺活动的开展情况。从某种意义上说,列宁放弃了自己的这一爱好,正是为了有朝一日使千百万劳动人民都能够享受到这一乐趣。十月革命胜利后,他被选为莫斯科国际象棋协会名誉主席,并在全苏范围内大力提倡开展国际象棋活动。列宁曾多次提到在广大群众主要是工人中普及国际象棋的必要性,指出这有助于他们摆脱过去遗留下来的酗酒、迷信和流氓作风等不良习惯。

    历史上的许多名人,大都十分喜欢国际象棋。

    卡尔马克思的业余爱好除了击剑外,就是下国际象棋。他下棋很认真,如同击剑时一个样,他在下棋的时候,喜欢出其不意地向对方发起猛攻,使得对方措手不及。就是失败了,他也从不服输。有一次,他被李卜克内西将死了,由于天时已晚,马克思就要求次日再弈。为了赢回这一盘棋,他竟然通宵未眠,想出了好几种应变的战术方案。第二天,他果然将对方逼得走投无路,只好承认输棋。这时,赢了棋的马克思高兴得竟像个孩子般地放声大笑起来。

    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自幼爱好下棋,他曾在一篇日记中写道:“我真不能想像这种没有象棋、书籍和狩猎的生活。”后来在他成为一名军官时,结识了一位名叫马鲁索维的棋艺高强的数学家,两人从此经常对弈,这使得大作家托尔斯泰的棋艺得到了大大的长进。

    托尔斯泰还经常同莫斯科音乐学院的钢琴家阿戈利坚维泽尔教授对弈,戈利坚维泽尔在回忆录中曾经这样写道:“他总是想方设法地成功,所以经常赢棋。在弈棋时他缺少机敏和迷惑性,但仍是位谨慎和难以对付的对手。在紧急关头,当他自认为一步好棋被瓦解时,他会变得异常恐慌,他会用手抓着脑袋大叫起来,以至使得不知道内情的人会感到害怕。但是,反过来,当他的进攻得逞时,他又会显露出真挚的喜悦,伟大作家的这种性格从小时候起一直保持到了晚年。”

   1895年夏天和1896年,著名的作曲家斯伊塔涅也夫又成了托尔斯泰的棋伴,他俩之间甚至还有过这样的协议,如果作曲家输了棋,他则一定要用钢琴演奏一首由托尔斯泰点名的短曲;而如果托尔斯泰输了的话,他将随意朗诵一首自己著作中的诗文等。

    自1908年起,托尔斯泰常年居住在亚斯纳亚——波利亚那。那些前往作客的人,都成了他的棋伴。其中,有一位英国人埃莫德也曾经这样回忆道:“当托尔斯泰在弈棋过程中失算时,会不由自主地大声叹气,当他赢棋时,会显得很得意,并说,我惭愧地承认,我乐于赢棋。”

    说到名人与国际象棋,在中国的象棋爱好者队伍里,许多人都知道为我国的体育事业做出卓越功勋的陈毅元帅的故事。

    1960年10月,全国国际象棋锦标赛在北京举行,赛场设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内。比赛期间,陈毅副总理莅临赛场观战,比赛的闭幕式上,陈毅副总理给参赛的优胜者发奖,这给参加比赛的全体运动员和全体裁判员、工作人员很大的鼓舞。

    全部比赛结束后,国家体委设宴招待全体参赛人员。陈毅副总理出席宴会,并发表了重要讲话说:“我是解放军的元帅,也是三棋元帅,是支持棋类事业发展的,我喜欢下围棋和中国象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很多人不知道我也懂得下国际象棋。一次,我出访苏联,住在旅馆里,一连数天在客厅闲坐,见有两个外国国际象棋迷连下两整天棋。第三天,一棋迷先到,摆好棋盘棋子,静等另一棋迷到来。先到的棋迷久等不见对手到来,手痒难耐,邀我对弈,我口头上说不会,但实际上在旁观战两天,感觉它和中国象棋类似,经这棋迷再三邀请下,就答应与之对弈,想不到竞棋开得胜,而且连胜两局。”

    陈毅元帅讲完这一段有关于自己和国际象棋的故事,让与会者听了都发出由衷的赞叹。

    陈毅副总理非常重视棋类事业的发展,曾多次题词和讲话鼓励棋手们积极上进。

    尽管如此,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文化大革命”中,下棋已与打扑克并列,作为“不革命”、“玩物丧志”的黑货在社会上受到了禁止,所以棋手们下棋尤其是集中下棋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在全国正式棋赛停办之后,许多省市棋手都有交流棋艺的愿望。这时,上海的棋手许宏顺、林峰、李绍德等发起了全国通讯赛。从1971年至1972年,参加此项赛事的六省市棋友近20名。虽然两地之间的通讯赛早已就有,但是全国性的通讯赛这还是第一次,并且是以自发的形式组织的。通讯赛一直延续到正式恢复了全国比赛之后才告一段落。由于通讯赛每步棋可以分析,时限约束较宽,对于开局研究等等有很大的帮助,这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对棋艺的促进,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关于通讯赛也有一些趣话,其一是上海的一位棋手为了节约时间和邮费,用明信片传递着法,有一次,因为用外文记录法引起了怀疑,受到邮局的诘问,为了避免麻烦,他只能改用平信投递。其二是自己当通讯赛的邮递员,每星期三晚上林峰去李绍德家聚会时,把着法送去带回,这20局棋下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

    古今中外所有的关于国际象棋的故事,给每个国际象棋爱好者带来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这不由让人想起世界著名作家斯特凡茨威格在他的名著《象棋的故事》里写下的一段致深致理的话:“根据个人的经验,我是深知被称为‘国王的游戏’的象棋所具有的神秘的诱惑力的,在人们发明的各种游戏中只有一种游戏有胜负不决定于任何刁钻的偶然性,它只给智慧戴上桂冠,或者确切地说,它只给智力天赋者戴上的一种特殊形式桂冠。但是把下象棋说成是一种‘游戏’,这难道不是对它进行了一种侮辱性的限制吗?它不是一种科学,一种艺术吗?一种介乎在二者之间飘浮不定的东西,就像穆罕默德的棺材介乎天地之间一样。一种包含着各种矛盾的独一无二的混合物。这种游戏既是古老的,又永远是新颖的;其基础是机械的,但只有靠想像力才能使它发挥作用;它被呆板的几何空间所限制,而同时它的组合方式又是无限的;它是不断发展的,可又完全是没有成果的;它是没有结果的思想,没有答案的数学,没有作品的艺术,没有物质的建筑。但是,尽管如此,业已证明这种游戏比人们的一切书本和作品更好地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它是唯一属于一切民族和一切时代的游戏,而且谁也不知道是哪一位神明把它带到世上来消愁解闷、砥砺心智、振奋人心的。它从哪儿开始?又到哪儿结束?它那简单的规则任何一个孩子也能学会,每一个生手都可以试试,也就在这同时,在它那永不改变的狭窄的方格里,产生出一种非常特殊的、无与伦比的能手——只具有一种非凡的象棋才能的人。这是一种独特的天才,在他们身上,想像力、耐心、技巧就像在数学家、诗人和作曲家身上一样地发生作用,只不过方式不同组合相异罢了。
 


Copyright @ 2007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厦门市晨鹰象棋俱乐部